幸运分分彩 首页 > 读书

南斯拉夫残骸②丨波黑的怒吼

2019-07-10 18:44 weila

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北约轰炸贝尔格莱德期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弹和三名中国记者的遇难,在国内掀起反美民族主义浪潮。自前南斯拉夫1990年代初爆发内战开始,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就区别于西方主流媒体谴责塞族对其他民族的侵略的“人权”视角,而是以“主权”为框架对西方肢解南斯拉夫表达愤怒。互联网还并不发达的1990年代,普通中国公众对遥远的巴尔干地区究竟发生了什么知之甚少,人们把在国际社会上被标记为种族屠杀始作俑者的塞族领袖米洛舍维奇视作南斯拉夫反抗美帝国主义霸权的英雄。塞尔维亚在1999年于科索沃制造的针对阿尔巴尼亚人的种族清洗不为中国公众所知。人们也不知道牵动他们对南斯拉夫最炽热情感的萨拉热窝,在经历了南斯拉夫人民军长达四年的围城战后,已经脱离了这个叫做“南斯拉夫”的即将消失的国家——在支持南斯拉夫反抗北约侵略的种种场合,“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标语仍屡被中国公众举起。事实上,彼时的南联盟仅仅剩下了塞尔维亚和黑山。

今年是科索沃战争20周年,我们走访了前南斯拉夫,希望进入南斯拉夫解体与种族战争的内部语境,并还原这场冲突在全球范围内所掀起的纷争,尝试将其带回中国的争论现场,成为内生于中国社会之南斯拉夫问题意识的补充。南斯拉夫解体后,民族仇恨成为巴尔干出现在国际视野中时,难以绕开的议题。自公元7世纪陆续迁移到巴尔干半岛的斯拉夫人,因所处地缘位置在历史上总是被不同的文明所争夺而信仰不同的宗教,形成塞族、穆族和克族。在通常的叙事中,种族民族主义浪潮19世纪初在这里崛起,现在以最血腥的方式回归了。而直到今天,这场战争还在以一种更加静默的方式在南斯拉夫各共和国存续着。

克拉伊纳(Krajina)广场,人们自发建起了“还David正义”纪念碑。 伍勤 摄

在后社会主义时代的巴尔干,经历了1990年代的伤痛,所有民族都沉浸在受害者叙事之中——即便是公认的与彼时南斯拉夫残存的国家机器同构、制造了最多针对平民的系统性屠杀的塞族一方。在官方叙事中,那被描述为一场国际社会针对塞族人的战争。“被剥削者的跨民族联合是一个大发一分彩发生的奇迹”,作为出生在南斯拉夫的知识分子,齐泽克几次在相关议题中感叹。在工会号召的抗议失业和贫困的集会只能发动起几百参与者的同时,右翼民族主义者发动的集会却能召集十万多人。不过,“现在,这个奇迹突然发生了”,近来在同处于波黑的萨拉热窝和巴尼亚卢卡所发生的社会运动在巴尔干半岛上掀起了巨大波澜,也引起了齐泽克的注意。身份政治的迷雾在这一系列运动中被打破,真正的政治经济结构问题显露了出来。

跨民族团结的奇迹

展开全文

我们在初冬的一个夜晚,走过巴尼亚卢卡的克拉伊纳(Krajina)广场,上百人正在这里集会,为一个名叫David的年轻人的“无故死亡”而示威,这正是齐泽克为之撰文感叹的运动。David是一个21岁的塞族学生,编程专业,业余歌曲作者,今年3月的一个晚上在出去见朋友后消失。他的尸体在消失的六天后被发现,警方称他是溺水自杀,并指控他犯有盗窃和吸毒罪。David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有很多证据表明警察有责任,他们绑架、折磨、强奸了我的儿子并杀了他。”事实上,已有调查表明,大卫因发现了统治派系的腐败和其他罪行的踪迹而必须消失。警察公开否认参与谋杀,但这一事件引发了波黑公众的强烈抗议。从3月开始,人们每天在聚集到这个商业广场,持续至今,规模最大时曾有上万人到场。

“还David正义”集会现场。李丹 摄